包場全班通宵游戲:2019福建金融高峰論壇:金融業與實體經濟唇齒相依

發布日期:2019-06-23 瀏覽次數:

人民網福州6月20日電(林曉麗)“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如果金融業是‘毛’,那么要緊緊依附在制造業和實體經濟的這塊‘皮’上,才有發展基礎。”19日,在2019福建金融高峰論壇上,國家外經貿部原副部長龍永圖指出了金融業與實體經濟唇齒相依的聯系。

實體經濟是金融業發展的基礎,龍永圖認為,一方面制造業是我國產生產業鏈效益最強的一部分,是整個產業鏈和工業鏈的基礎;另一方面,制造業是為我國提供就業崗位最重要的一部分;另外,在開放的當下,我國的出口主要依靠制造業,我國的制造業是最有競爭力的。

我國中小企業具有“五六七八九”的典型特征,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術創新、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和90%以上的企業數量,但是中小企業、民營企業占有的金融資源偏低。

網龍網絡控股有限公司CEO熊立坦言,作為一家科技企業,網龍在過去20年發展過程中,真正能利用金融杠桿助力企業發展的情況很少,近幾年才逐步認識到金融會有力幫助企業,尤其是支持中型民營企業的發展,因此開始逐步嘗試通過投資、并購海外和國內優秀企業,迅速擴大規模,同時利用金融杠桿和金融政策,實現高速增長。

融資難、融資貴是中小企業、民營企業繞不開的問題,龍永圖認為,如今存在一個悖論,將支持中小企業、民營企業與金融風險相關聯。“今天我們主要談要控制全國性、系統性的金融風險,我認為在目前的情況下,我國發生系統性的金融風險概率很低,我覺得政府在控制金融風險的能力還是很強的。”龍永圖說。

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院長白重恩認為,金融行業的職責應該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幫助經濟有效地配置資源,幫助經濟增效;二是有效分擔風險和控制風險;三是為居民積累財富創造條件,“如果除了上述三個職能,還要賦予金融業更多職責,對于金融業而言負擔過重,因此,政府可以讓財政承擔更大功能,金融機構則應按照市場規律做選擇。”

中國銀行原副行長李禮輝認為,我國目前存在資本市場的結構性缺陷和財政資源結構配置的缺陷,他建議,一是完善市場化的定價機制,商業銀行的信貸定價應覆蓋風險成本和資金成本,以補償后的平均風險成本為基準,限制上漲幅度;二是提升財政扶持的效能,調整小微企業的稅負結構,減少中間稅,細分所得稅,增強稅前抵扣;三是完善資本市場,鼓勵長期投資,吸引和規劃保險等資金入市;四是建立數字信貸,挖掘和體現小微企業的信任價值。


(責編:陳藍燕、張子劍)

更多相關文章
百搭小丑扑克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