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達茂總經理墜樓:李揚:金融科技有被泛化的危險

發布日期:2019-06-23 瀏覽次數:

中國網財經5月30日訊 由北京市人民政府主辦的2019金融街(000402)論壇年會在京開幕,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出席論壇并發表演講。李揚表示:“金融科技我自己的觀察有被泛化的一種危險。我們在這里要特別強調我們發展金融科技,你要解決真問題,不能成為泡沫,哪是真問題呢?你要能夠解決信息不對稱問題,你要能夠提升整個金融業的信用基礎,你要能夠為監管當局提供各種各樣經濟活動的流轉的軌跡,你要能夠讓所有的金融業的參與者能夠非常準確、及時地表達自己的偏好。最后,你要能夠降低金融服務的成本。我覺得金融科技這個是在中國已經方興未艾,但是必須注意,不要讓它走到前幾年的那個互聯網金融的老路上去。”

萬達茂總經理墜樓:李揚:金融科技有被泛化的危險

以下為演講實錄:

尊敬的各位嘉賓,女士們、先生們,大家中午好。我們今天討論的題目是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作為一個研究者,我覺得首先我們必須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有比較深的了解。

從2015年開始提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是非常大的一個戰略性的轉型,因為提出這樣一個戰略使我們認識到,傳統的我們運用貨幣政策、財政政策等等這些需求端的管理手段已經不能解決中國的問題,也就是說中國的問題存在于實體經濟層面,存在于結構方面,存在于資源配置的效率以及路徑方面。但是,我注意到,大家很容易把它理解為增加供應,如果說簡單地增加供應很有可能是誤入歧途。所以我們在談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時候一定要對這個問題有比較清楚的認識。

第一,我們需要了解金融和實體經濟的關系,千萬不要把兩者割裂開來,而且要認識到在任何情況下,實體經濟是第一性的,而金融是第二性的。

既然是這樣,我們就要看一看實體經濟和金融之間的關系如何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方面一致起來。我們必須確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說的是生產要素層面的事情,它著眼于提升勞動力、土地和資本等生產要素的配置效率,著眼于科技創新及其產業化,著眼于體制機制改革,目的是提高經濟發展的質量和效益。無論何時我們不能離開這一點,不能把它簡單地理解為增加供應。

金融既然是第二性的,當然,金融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必須依托、依靠整個經濟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來確定,所以我們覺得,金融結構性改革的最終目標是通過金融結構的調整,通過金融產品和金融服務的創新,提高勞動力、土地和資本的配置效率。推進技術進步和體制機制創新,助力發展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助力提升潛在增長率,助力更好地滿足廣大人民群眾的需要。

我們所以要在討論問題之前談一點學理層面的事情,就是千萬不要把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理解為增加機構、增加貸款、增加產品。簡單這樣的話,很可能事與愿違。

在進入到這樣一個根本性的差別或者根本性的戰略改變之后,我們來討論一下,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著力點在哪些方面呢?我覺得有五個方面是最重要的:

第一,調整金融結構。調整金融結構要做什么呢?實體經濟要我們干什么我們就做什么。我認為實體經濟下一步在中國還向中央所說的,還是要進一步發揮投資的關鍵作用,推動國民經濟結構調整。于是,為了實現這樣一個實體經濟結構調整的目標,我們需要在三個方面進行努力:

第一方面,要健全商業性金融、開發性金融、政策性金融、合作性金融分工合理,相互補充的金融機構體系。構建多層次、廣覆蓋、有差異的銀行體系。大家注意到,關于金融機構體系的發展,已經和一般意義的發展什么商業等等有了很大的差別。我們現在提出四種類型的金融都要發展,協調并進。

第二方面,資本市場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受到重視,所以我們要建設規范、透明、開放、有活力、有韌性的資本市場。我們現在說發展資本市場不是說一般的說,我們注意,是全程、出口、入口、過程,也就是現在發展資本市場比以前更加具體、更加有可操作性。

第三方面,在產品和服務的種類方面,以市場需求為導向,積極開發個性化、差異化、定制化的金融產品,增加中小金融機構數量和業務比重,改進小微企業和“三農”的金融服務。大家注意,這三個“化”其實就是說我們必須根據客戶的需要、發展、各種各樣的非標金融產品。

我為什么特別提出這一點,是因為我們目前從去年開始所進行的金融的監管的改革是在把非標標準化,我認為這是一個過程,因為金融風險非常凸現,我們需要花一些時間把中間的風險點給去除。但是,長期的發展方向,我們金融的產品和服務還是非標的,還是要個性化的、差異化的和定制化的。

更多相關文章
百搭小丑扑克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