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絲足:中國金融怎么走?這個會傳遞了重要信息

發布日期:2019-06-23 瀏覽次數:

  原標題:中國金融怎么走?這個會傳遞了重要信息

  你關心的都有。

  剛剛過去的周末,2019清華五道口全球金融論壇在北京召開,兩天的時間,官員、學者、專家、一線從業者對涉及中國經濟、金融等方方面面暢所欲言,其中的熱點話題包含中美經貿摩擦、人民幣匯率、金融業開放等。

 國是直通車 侯雨彤 制圖

國是直通車 侯雨彤 制圖

  中國不存在“國家壟斷資本主義”

  近年來,國際上有觀點認為,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是實行“國家壟斷資本主義”的結果。對于這一說法,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在發言稿中表示,這種說法毫無根據。

  郭樹清指出,事實上,中國的經濟成分已呈現出日益明顯的多樣化特征,國有企業的市場份額一直在持續下降。加上政府經濟活動,國有經濟在GDP中的占比不足40%。且民營和外資目前已幾乎可進入所有行業、所有領域,沒有任何限制和壁壘。無論是軌道交通,還是裝備制造、能源原材料都可以看到不同所有制企業的身影。

  郭樹清提到,金融業也形成了多樣化的格局。目前中國4588家銀行業機構中民營機構控股的超過3000家,170家中資保險公司多數為民營控股,證券公司和基金公司也多數是民營為主。

  貨幣政策傳導效率邊際改善

  讓錢到該去的地方去,這個問題很重要。在貨幣政策的實施過程中,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及其效率始終是一個重要的理論研究問題,也是重大的實踐問題。

  中國央行副行長陳雨露表示,中國的金融體系是以銀行為主導的。因此,改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的關鍵環節是影響和調節商業銀行的行為。而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的關鍵是激發商業銀行信用擴張意愿,有效破解流動性、資本和利率“三重約束”。

  而針對前一段時間出現的社會信用收縮問題,人民銀行抓住關鍵環節,發揮銀行作為貨幣創造中樞的作用,著力緩解流動性、資本和利率約束,采用市場化的手段鼓勵銀行主動加大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陳雨露稱,從近期主要的金融指標看,貨幣政策傳導效率邊際改善,信用收縮局面有所緩解。

  去杠桿已取得成效

  杠桿率是不是金融風險的主要來源問題,從政府到學界,這個問題已經被討論多年。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金融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馬駿稱,在2016年、2017年這個階段逐步形成的共識就是杠桿率太高,過去十幾年杠桿率的增速也是太快。

  馬駿認為,不管從國家的角度來講,還是企業金融機構角度來講,借錢借太多后還不出來的風險就很大,這就是簡單的金融風險的描述。

  在此共識之下,去杠桿行動推出,而去杠桿確實取得了不少成績。比如,從去年中國的一些宏觀杠桿指標來看,M2、GDP的比率已穩定下來,而2017年以前十多年持續的是高速增長的態勢。

  建立有效的金融科技發展生態機制

  怎么平衡創新與監管是這個時代的一道必答題。北京市地方金融監管局局長霍學文認為,金融科技要在有效監管下規范發展,就一定要建立起有效的金融科技發展生態機制,即監管要明確,業界要負主體責任,研究者要有正確的導向,包括媒體在內要加強金融科技的啟蒙。

  “金融科技必須要加強監管,由于金融科技具有開放性、延展性的特征,一定程度上增加了金融市場的固有風險和金融媒介的風險。” 霍學文舉例,北京市形成了“1+3+N”的互聯網金融監管體系,即以自律監管為依托,以產品登記、信息披露、資金托管三大監管措施為核心,以行業大數據平臺、托管平臺、行業并購基金、行業風險處置機制為一體的互聯網金融監管體系。

唯美絲足:中國金融怎么走?這個會傳遞了重要信息

  二級市場交易可運用區塊鏈

  區塊鏈作為一項底層技術,其應用領域備受關注。“對于我來說,區塊鏈技術最大的顛覆性的用途還沒有能夠實現。”在美國威凱律師事務所合伙人Daniel M.Gallagher看來,二級市場的交易都可以放到區塊鏈的系統中加以實現,而整個券商的生態鏈都會被區塊鏈來主導,這會顛覆傳統的商業模式。

  Daniel M.Gallagher表示,將來如果有區塊鏈,證券的托管或轉讓代理等一些需求將被取代。“在美國現在有各種注冊的要求,還有代理顧問等,所有這些代理環節都能夠賺錢,都是贏利的環節,不光是初次的IPO上市,像二級市場的交易都有很多的代理環節在里面,如果區塊鏈可以發揮作用,將帶來前所未有的效率。”

  中國票房破600億

更多相關文章
百搭小丑扑克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