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首都自殺襲擊:天馬科技陷增收不增利困境 擬并購標的難成“救火隊員”

發布日期:2019-06-23 瀏覽次數:

【天馬科技陷增收不增利困境 擬并購標的難成“救火隊員”】上市以來,天馬科技一邊是資本的“高效率”運作,另一邊則是其業績持續表現不佳。更為重要的是,其持續增長的營收背后還存在虛增的嫌疑。(證券市場紅周刊)

K圖 603668_1

  上市以來,天馬科技一邊是資本的“高效率”運作,另一邊則是其業績持續表現不佳。更為重要的是,其持續增長的營收背后還存在虛增的嫌疑。

  主要生產各類飼料產品的天馬科技是于2017年初成功上市的,其股價也只是在當年3月份創出34.93元(不復權)后便一路下行,截至今年6月20日,最新復權價僅有12.36元。股價的不佳表現或與上市公司上市以來的業績持續表現不樂觀是有關聯的,因為在其上市的第二年,即2018年業績就出現了大幅下滑,即使到了今年一季度,其他業績同比下滑趨勢依然未得到改觀。

  資料還顯示,在天馬科技完成IPO短短的兩年多時間,公司進行了數次資本運作,包括發行3.05億元可轉債、購買江西西龍食品90%股權、馬來西亞WONDER FRY SDN。 BHD。的100%股權以及目前正在進行中的收購華龍集團72%股權。然而,一邊是資本的“高效率”的運作,另一邊則是其業績持續表現不佳,更為重要的是,其持續增長的營收還有虛增的嫌疑,若考慮這一因素,則不由讓人質疑其急于做大的目的或并不單純。

  天馬科技有虛增收入嫌疑

  天馬科技財報披露,公司在2018年、2019年一季度營收增長的同時,兩期凈利潤卻出現了同比下滑。梳理其近兩年營收方面相關數據,《紅周刊》記者發現該公司營收有虛增的嫌疑。

  以2018年為例,這一年營業收入達到了150618.11萬元(如表1),從偏謹慎角度分析,天馬科技的飼料產品收入理論上全部享受免征增值稅的優惠政策,因此,以該營收數據與當年的現金流量表中131867.49萬元“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項勾稽,則流入的現金比同期營業收入少了18750.62萬元,理論上,未收現的營業收入需要形成新增債權,體現資產負債表中。

  在資產負債表中,天馬科技2018年年末的應收賬款、應收票據及壞賬準備分別有36732.07萬元、4580萬元和3223.07萬元,和上一年年末相同項目金額比較,均出現增長,合計增長金額達17312.50萬元。顯然,這一結果與18750.62萬元理論新增債權相比要多出1438.12萬元,那么,這是不是預收款項存在相應減少所致呢?

  數據顯示,2018年年末的預收款項確實比上一年年末有所減少,但減少金額卻達1612.48萬元,與前述1438.12萬元理論新增債權相比,多出了100多萬元。

  如果只是簡單分析財務報表數據,則天馬科技2018年的營業收入從財務勾稽角度看基本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影響財務報表數據的情況還有很多,如對營業收入相關現金流量和應收款項形成直接影響的就有應收票據背書轉讓用于支付貨款的金額。

  天馬科技2018年年報并沒有詳細披露票據背書的情況,但《紅周刊》記者從中還是找到“期末公司已背書或貼現且在資產負債表日尚未到期的應收票據”,其期末終止確認金額為7153.02萬元。這意味著,前述可能相差不大的數據勾稽結果若考慮到票據背書的影響后,就很可能會出現數千萬元的數據差異了。而對此異常問題,是需要天馬科技進行合理解釋的。

  同樣的方法分析天馬科技2017年年報數據,也可發現有相似的異常情況出現。2017年,天馬科技的113635.01萬元營業收入比當年110214.41萬元“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多出3420.60萬元,理論上這將體現為財務報表中應收賬款等經營性債權的增加。

  雖然2017年年末的應收賬款、應收票據及壞賬準備合計比上一年新增了3211.13萬元,與理論新增負債相差了200多萬元,但不可忽略的是,2017年預收款項也比上一年新增了2736.33萬元,若考慮這個因素的影響,則2017年營業收入當中將有2945.80萬元是得不到現金流量或者應收賬款等經營性債權支持的,而招股書中有關當年的票據背書信息也無法對此差異形成合理解釋。

更多相關文章
百搭小丑扑克电子